首页 >> 社会考试

追寻皎洁月光

发布时间: 2021-02-23

原标题:追寻皎洁月光

  ◎ 姚嘉卉 文/图(深圳)

  在评说毛姆作品的众多名言中,广为人知的或许应该就是这句话——“满地都是六便士,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每当想起这句话,一位红色毛发、不修边幅的男人——斯克里克兰德似乎就浮现在脑海里。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位被命运选中的人。

  这位被选中的人充满矛盾的力量。我瞧不起他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心,但我却要为他俯首称臣,不是为他留给世人的艺术,不是为他放下一切的勇气,而是因为他的惊世骇俗只是出于本能。是本能啊,是他灵与肉的一部分。他的眼里只有月亮,他不是出于对钱财的厌恶,或是说他只看得起艺术所带来的价值而拒绝功名利禄。在我看来,他只不过是看不到这些东西的存在罢了,那一轮月光,成为了他天空的全部,占据了他的视野,他的心。脚底下的东西真实地存在着,或者不是,又如何呢,对于他而言都是虚无。

  斯克里克兰德毅然打碎了他工作稳定、家庭美满的日常,只为自由地拿起画笔。多么无情无义且不留退路的选择,可在他看来,只如溺水之人在水中挣扎,大口大口地想要呼吸,想要活下去。“我必须画画儿。我由不了我自己。”他说。创作欲便是扑面而来令人窒息的潮水,斯克里克兰德没有躲避的机会,他只能顺流而下。

  初见便主动地受到斯克里克兰德“操控”的勃朗什,恐惧着自己注定到来的沦陷:这也使得施特略夫作为丈夫的尊严和骄傲都被他欣赏赞叹的那个人踩在脚下;还有全心全意投入守护爱情的爱塔,忍受了周围环境的一切困难只是默默做一个追求艺术之路上的陪伴者……我以为毛姆瞧不起女人。但他笔下的爱塔和她的爱情又是多么的纯真而炽热。如果说斯克里克兰德拿起笔时他看到了自己的月亮,那么他所画月辉里也多少有这个女子的身影。

  以“爱”来形容斯克里克兰德、勃朗什和爱塔这些人物的种种行为动机是远远不够的,毛姆想表达的更多是无可逆转的、强大的命运,是一种抓住心脏、让人近乎失去理智的力量。人们平日里所诉说的“爱”远比这些要温柔而理智得多。看到它的存在,这是令人欣喜的。颠覆式的改变使人不适,但也使人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怪诞的希望——连这样的事情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在我眼里,斯克里克兰德对创作疯狂的“爱”的一系列不顾后果的可恶行径中,也带有一丝浪漫主义的颜色。有时,我会想,如果我是斯克里克兰德,我会迈出怎样的一步?我不能简单地从道义上批判斯克里克兰德,可是这个问题真的可以成立吗?或许如我前面所说,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如果非要说的话,这是一个命运早就替世人做完了的选择。

  或许人在某一个瞬间都会被命运选中,原本细水长流的每一天突然间就成为了梦想和内心所求的死敌,成为了一张束缚的网。也有人挣破了命运的网。斯克里克兰德便在岁月静好的某一天里,和他安稳的现状、美满的家庭,斗了个鱼死网破。网破之后得到了修补。而鱼呢?它并没有死去,尚存一线生机的它游入了大海,用它所能想象到的最自由的姿态游了起来。

  毛姆展示的这一切令我目瞪口呆,也让我心潮澎湃。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可能会被命运中的某种东西选中,还是说我已经被“幸免”,选中我的是平淡无奇的一生。若是前路上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邂逅, 让我去追寻那摆脱不掉的皎洁月光,那我就做斯克里克兰德们的欣赏者。无波的海面是稀疏平常的,斯克里克兰德人生不也曾是如此么?在感受到对未知的一丝惶恐时,我似乎听到毛姆在高声吟诵——“我是准备踏上怪石嶙峋的山崖,再奔赴暗礁满布的海滩的。”

上一篇: 南京持续引才育才提升文化软实力

下一篇: 【企业招聘】2017年六盘水市扶贫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人员公开招聘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