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留学生活

国际学校·幼升小转学提前跟孩子沟通

发布时间: 2020-12-18


国际学校相对宽松、自由的学习环境要求学生拥有良好的自主学习能力。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摄

  为了尽早接触国际教育,为未来做准备,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在小学阶段将孩子转入国际学校就读。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过早进入国际教育,是否对孩子的母语使用和思考能力产生影响?如何帮助年龄较小的孩子实现从公立校到国际学校的顺利过渡?

  小学阶段转学趋于低龄化

  “以前可能集中在三四年级的转学,现在,最早一二年级就会有学生转进来,而且这种情况在最近几年较为明显。”君诚国际双语学校招生办公室负责人崔璨说。

  随着大众对国际化教育的认可度提高,家长选择让孩子入读国际学校的时间也逐渐提前。有家长表示,考虑到让孩子学习第二外语会和母语一样流利,越早越好,越小越好。

  但也有家长认为,国际学校对中文的强调弱于公立学校,最好让孩子在公立校扎实中文语言语法的积淀,并且形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后再考虑转学。崔璨表示,如果已经确定未来要走国际化教育这条路,建议越早进入国际学校越好。但是,如果家长对走那条路依旧摇摆不定,建议等等再说。“家长需要计算清楚时间成本,从公立学校转入国际学校容易,从国际学校再转回公立校,对孩子是存在挑战的”。T School挑战者国际学校执行校长郭歆认为,若家长考虑为孩子换一种教育,小学阶段完全可以。一些提供“双出口”(学生可以参加中高考)的学校可以考虑。

  从阅读切入培养自主学习能力

  转入国际学校后,由于学生面对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学习伙伴、教学语言、教学方式和评估标准等,或将出现短期的不适应。

  “年龄越小孩子适应相对更快,一般来说,孩子在两周到一个月就能够适应新的学校。”崔璨表示,家长不用过于担心。“反倒是家长,需要转变过来,摆正心态,充分信任学校,配合老师一起帮着孩子过渡。”

  郭歆也表示,低龄转学适应,最大的考验是家长,从心态上可能需要有一个转变。“学校会有master带着孩子熟悉新的环境,认识新的朋友,对孩子给予充分的情感上的关注。同学们也都会很主动、友好,孩子能很快融入新环境。”

  实际上,进入国际学校,对学生最大的挑战是语言。崔璨告诉记者,在入学测试时,就能看到一些孩子英语基础相对薄弱,特别是在规范的表达方面。“但语言只是工具,在沉浸式的英语学习环境中,孩子能够快速提升。”郭歆说。

  除了语言环境的变化,不少有转学经历的家长也表示,最大的挑战来自于时间管理能力和自主学习能力的培养。一般来说,大部分公立学校是老师讲、学生学,而在国际学校相对宽松、自由的学习环境里,面对更加多样的课程选择,更要求学生拥有良好的自主学习能力并做好时间管理。

  崔璨建议,家长可以从家庭阅读切入,培养孩子的探究能力。“前段时间,学校四年级的同学去南京游学,主题与历史有关。二战时期中国是什么样子?世界是什么样子?学生会带着问题去查阅资料、做笔记、与小组成员进行探讨和分享,这个过程带给他们的感悟和收获,比一堂课带给他们的要多。”崔璨认为,家长可以借鉴这种经验。给孩子提供大量的绘本、书籍及舒适的阅读环境,当孩子读的多了就会有思考,家长在这个过程中,可以适当加以引导,激发孩子深入地探索,不必太过干预,也不要填鸭式教导。

  ■ 支招

  择校要跟孩子提前沟通

  在T School挑战者国际学校三年级学生家长靳修齐看来,教育的目的不是简单地学习知识而是与学校一同挖掘孩子喜欢和擅长的东西,并进行引导和培养。

  结合不同家长的教育诉求,在选择国际学校的时候,除了要考察学校的硬件、软件(师资、课程等),还要通过与老师面对面的沟通,了解这所学校的教育理念。“择校是一个非常个性化的事情,有的家长关注安全,有的关注升学,家长要在充分了解孩子个性、教育诉求的基础上,与意向学校进行充分沟通。”

  崔璨建议,有条件的家长可以选择上课时间来学校参观,看老师的上课状态,学生的精神面貌,能够对学校有一个直观的了解。“一些学校开放日推出的公开课并不一定能说明问题,建议家长挑一个平时上课的时间,了解学校日常的教学氛围和学习环境。”

  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其他阶段,小学阶段的转学尤其要关注孩子的母语学习。“相比公立校,国际学校的中文学习时间较短,家长更要充分考察学校的课程和活动设置是否覆盖国家课标,是否有助于孩子形成对国家、对社会的认同感等。”郭歆说。

  靳修齐表示,小学阶段是孩子发掘喜欢与擅长的关键时期。选择的国际学校最起码要做到不扼杀孩子的天性,并且能够提供丰富多彩的活动让孩子多方面尝试,了解自己喜欢什么、适合什么。“为什么要转学?选择了哪些学校?为什么要选择它?”这些内容都要提前与孩子沟通,让他们能够参与其中,而不是以通知的形式让孩子去接受既定的结果。进入新学校后,家长也要及时跟进了解孩子每天的感受。“新的环境怎么样?有没有交到新朋友?新老师怎么样……”

  采写/新京报记者 方怡君

上一篇: 当代连环画泰斗贺友直先生辞世曾创作《山乡巨变》

下一篇: 2014年贵州特岗教师招12095名(1)